關于2018年光伏重大政策點評

2018-06-07

  2018年6月1日,發改委、財政部、能源局聯合發布《關于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要點如下:


(1)2018年普通光伏電站暫不安排,國家下文前各地不得安排需國家補貼的普通電站。


(2)分布式光伏開始進行規模管理,2018年安排10GW。5月31日及以前并網的分布式光伏項目納入規模管理,未納入國家規模管理的項目,由地方依法予以支持(在2018年6月1日以后并網的分布式光伏項目不納入國家規模管理,也就沒有國補)。


(3)支持光伏扶貧,在各地落實實施條件、嚴格審核的前提下,及時下達“十三五”第二批光伏扶貧項目計劃(根據目前的政策,扶貧僅指“村級扶貧”,2018年以后不再有“集中式扶貧”的概念)。


(4)有序推進領者基地建設,今年視光伏發電規??刂魄闆r再行研究。


(5)鼓勵各地根據消納條件和相關要求自行安排各類不需要國家補貼的光伏項目。(光伏拉力試驗機


(6)自發文之日起(2018年6月1日起),新投運光伏電站、“全額上網”分布式光伏上網電價降低至0.50/0.60/0.70元/度,“自發自用、余電上網”分布式光伏全電量補貼降低至0.32元/度,村級扶貧電站(0.5MW以下)標桿電價不變。


(7)普通光伏電站必須競爭性招標,戶用光伏外的分布式光伏鼓勵競爭性招標,競爭性招標要將上網電價作為重要競爭優選條件。鼓勵地方加大分布式發電市場化交易力度(這條政策不具有可執行性,因為分布式發電市場化交易力度由電網公司確定,電網公司并沒有參與出臺本政策,而2017年至2018年一季度,全國電力市場化交易比例穩定在20%左右,可見電力市場化改革進入了“深水區”)。


【政策點評】


(1)本政策出臺的背景情況是:


a)2016年12月,能源局對各地違規“先建先得”的情況予以了嚴厲批評;但在各種原因下,能源局卻在2017年7月推翻了2016年12月“先建先得項目指標從17年指標中扣除”的政策,不僅確認了上述指標,而且還下發了2017-2020年的指標,由此導致2017年裝機規模的“暴增”和補貼缺口的“暴增”。


b)國家可再生能源基金的資金缺口截止目前已經超過1000億,而在2-3年的短期內解決補貼缺口問題的各種可能性已基本喪失。


c)2015年3月后并網的項目除扶貧項目外均未納入補貼目錄,至今已經超過3年。


d)能源局新能源領域相關負責人過去一段時間內完成了人事變更。


【對光伏行業未來2-3年的前景展望】


(1)歷史上,中國各大政策性行業都經常呈現“放-亂-收-死”的周期。而目前來看,光伏產業也沒有逃出歷史的周期律。本次政策的出臺正是“收”的開始,而未來2-3年的國內的光伏市場必然是比較糟糕的。


(2)當前中國光伏產業的風險點絕不僅僅是2018年光伏設備需求下滑45-68%這么簡單,本次政策的出臺或將直接導致光伏產業的系統性風險爆發和“硬著陸”,理由如下:


a)可以預計,光伏產業或將重現“破產潮”,并可能導致相關供應鏈上的連鎖反應以及金融機構對光伏制造環節態度的嚴厲變化。


b)本次政策的出臺只能減少增量光伏項目的補貼缺口,而不能減少存量光伏項目的補貼缺口。隨著時間的推移,2015年3月以來的100+GW光伏電站的補貼缺口只會越增越大。2018年已經出現2015年下半年并網的光伏項目融資普遍逾期的現象(一般融資租賃給光伏電站運營商2年寬限期,2年內只還利息,2年后要開始償還本金),我們估計2018年全國各大銀行、融資租賃公司、資本市場都有可能會全面收緊對光伏運營環節的融資。


c)隨著行業資金鏈的趨緊,各光伏企業拋售資產(主要是光伏電站)或將成為唯一的出路,而受全行業風險溢價上升的影響,仍有較強資金實力的央企、國企運營商可能還不會馬上出手,這或將導致電站資產交易市場流動性的喪失,從而流動性溢價有可能進一步上升。


d)在2011-2012年的行業下行中,歐洲市場的大規模下滑可以由中美日等國家的需求來填補,而本輪的行業下行中,全世界范圍內不再有更大的市場可以抵補中國市場的下滑。在2011-2012年的行業下行中,中國光伏產業只是制造業一個環節的參與,而本輪的行業下行中,中國光伏產業是制造業、運營兩個環節參與,兩者交叉感染,互相影響(交叉感染的機制詳見2018年1月的深度報告)。因此,光伏產業2013-2019中美日印中周期、2004-2019補貼大周期已經正式確立進入共振向下階段。

(以上內容轉自索比光伏網)


午夜小电影_最新中文字幕av无码专区不卡_亚洲va中文字幕不卡无码